太倉人才網
職位分析 考察: 最近1個月| 最近半年| 返回職位分析首頁

油漆工


同類和相關職位:[油漆工][油漆][木工][水電工][泥水工][瓦工][電工]

簡介

油漆工制定了油漆工規范及相關標準。油漆工是土建專業的專業工種之一,指使用手工工具或機具,把涂料涂刷或噴刷在建筑物表面和門窗表面,以及裱糊飾面和裁裝玻璃的專業人員。

分析

最近一個月,太倉人才網陽光版發布帶有“油漆工” 關鍵詞的職位共8個馬上搜索職位:油漆工),平均薪酬為7812.5元,從近一年內的數據來看,當前薪酬水平穩步增長趨勢。

崗位共計需求約16人,一個月以來的應聘人數為164人, 競崗比率(應聘/招聘)為 10.25:1(有10.25個求職者來競爭應聘一個職位), 該職位屬于熱門職位,企業人事發布職位后很快就能收到求職簡歷,可以有一定的篩選空間,對于職位的描述、競崗條件等可以更加詳細,從而精準匹配到合適的求職者;對于求職者來說,該崗位競崗有一定壓力,需要注意自己和職位要求的匹配度,否則不一定有機會獲得企業人事的反饋!

職位相關詳細信息

一、施工技法
調配、嵌批、打磨、擦揩和常用涂飾工藝技法。
二、涂飾工藝
普通油性涂料施工工藝、普通水乳性涂料施工工藝、溶劑型涂料施工工藝、美術油漆施工工藝、特種涂料施工工藝、新型涂料施工工藝、裱糊施工工藝等、墻壁的涂料
三、施工方法
1、拉毛是用特殊拉毛輥筒滾涂施工的一種施工工藝,漆膜具有一定的立體感。通常用來拉毛的產品主要是高固含量、高粘度的彈性涂料。其中通過對產品粘度的調節,可以拉出尖狀和圓滑飽滿兩種不同的效果。因為特殊的輥筒是帶有孔隙的,施工過程中會混入一些空氣,導致部分小氣泡產生,產品粘度過低時,氣泡更容易產生,因此施工時禁止加水。用漿狀浮雕漆也可拉毛,拉毛后再涂刷涂料,該工藝成本稍低,但表面質感差,沒有彈性
2、平涂是常見的施工工藝,根據各地方要求,施工時可不批刮膩子(如東北地區)或滿刮膩子(如北京地區),該方式要求墻面平整,刷涂后能形成平滑的涂膜,大面平整度足平涂工藝的關鍵指標。

[油漆工] 平均薪酬歷史(月薪)
4227.59元
2017上半年
4121.14元
2017下半年
5613.1元
2018上半年
6110元
2018下半年
6804.35元
最近半年
7812.5元
最近1個月
注:2014年之前的數據由于部分沒有完整保留,可能存在較大的誤差,僅供參考!
[油漆工] 薪酬水平-招聘數量(最近1個月)
8千到1萬 
 7人
6千到7千 
 8人
5千到6千 
 1人
[油漆工] 薪酬水平-應聘數量(最近1個月)
8千到1萬 
 54人
6千到7千 
 110人
5千到6千 
 0人
[油漆工] 地區-平均月薪(最近1個月)
太倉城廂 
 6333.33元
太倉新區 
 7000元
太倉沙溪 
 9000元
太倉港區 
 8500元
[油漆工] 地區-需求(最近1個月)
太倉城廂 
 3人
太倉新區 
 2人
太倉沙溪 
 5人
太倉港區 
 4人
[油漆工] 性質-平均月薪(最近1個月)
股份制 
 6500元
民營 
 8250元
個體經營 
 6500元
[油漆工] 性質-需求(最近1個月)
股份制 
 2人
民營 
 12人
個體經營 
 2人
[油漆工] 學歷-平均月薪(最近1個月)
中專職高 
 7000元
初中以下 
 7000元
不限 
 8083.33元
[油漆工] 學歷-需求(最近1個月)
中專職高 
 2人
初中以下 
 2人
不限 
 12人
[油漆工] 職位-平均月薪(最近1個月 前10)
油漆工 
 8000元
油漆工鈑金工(文洋... 
 6500元
[油漆工] 職位-需求(最近1個月 前10)
油漆工 
 14人
油漆工鈑金工(文洋... 
 2人
[油漆工] 用人單位-需求(最近1個月 前10)
太倉聚寶源機械有限... 
 5人
江蘇金陵電力鋼結構... 
 2人
瑞鐵機床(蘇州)股... 
 2人
固耐重工(蘇州)有... 
 2人
太倉文洋申荔汽車銷... 
 2人
江蘇敦邦鋼結構工程... 
 2人
蘇州金韋爾機械有限... 
 1人
[油漆工]相關職位(最近1個月)
.油漆工 (均8000元)7項
.油漆工鈑金工(文洋鈑噴中心) (均6500元)1項

太倉人才網 太倉人才網WAP 網頁制作/數據庫:陽光技術小組 江蘇東仁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業務運營:太倉市瑞福爾人力資源服務有限公司
; ICP許可證:蘇B2-20120448;蘇ICP備10224897號-1;軟著登字第0395877號;人力資源中介許可320585000030號
本頁更新時間:2019-12-11 16:28:11

啪啪啪视频在线观看免费,啪啪男女视频免费观看,天天啪久久热全部视频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